此生不待。

文坑龟更,墙头多如牛毛。

百日藏史之四 画中仙(一)

闭关修炼(不是)
久违了x
这次一定是HEEEEEEEE

  雪,下得很大。

  山隐深处,尽是白茫茫的一片。风一程,雪一程,将枯枝与裸岩掩埋在厚厚的雪堆里。飞鸟绝迹,万山缥缈无声,风毫不留情地刮着,宛如万仞利刀。

  本应该是杳无人烟的空山,却不知何时多了一溜步印,在风与雪的交杂中,在一片荒芜的白雪里,蓦地晃出了一个黑影。

  脚步稳当有力落地无声,很显然,此人是会武功的。一身黑袍猎猎,只是随意披上了一件皮草,活脱脱一副江湖人生的打扮。唯一奇怪的是,他挂在背上小心裹好的锦布里,包的并非戟锏,也非刀剑。

  眼前能看到的路,是无路,能看到...

百日藏史之二彗星度蜜月

灵感来源:
彗星ハネムーン,あなたとランデヴ
彗星度蜜月,与你幽会
恋しているのさふたり
让我俩来一起堕入爱河吧
愛してモナムール
我所爱的人啊
いっそ、ふたりきり,どっか遠くへいこうか就干脆,两人一起私奔到远处去吧好吗。
《彗星ハネムーン》

  半夜的时针指到了凌晨两点的位置,史艳文睡得迷迷糊糊却被身旁的人摇醒。他缓缓睁开惺忪的眼睛,盯着面前模糊的人影含糊地开口。

  “小弟……?”

  “嘘……。”

  罗碧示意他噤声,轻轻撩开额前的碎发便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这一吻倒是把史艳文的困意一下子给点没了,他这才直起身子,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家小弟一副穿戴整齐的样...

今天下午的太阳很好看,朦朦胧胧的,听着这个就突然想写藏史在夕阳下漫步XD

百日藏史之一弄假成真

lof很奇怪的不让我发出来……。

只好评论走链接了

不好意思_(:зゝ∠)_

护心玉(藏史)

第七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3.be
第一次交作业心慌慌的
总之笔力不行,非常非常难啃……。

  睢阳战败的消息传来时,史罗碧正在军账内研究之前与史艳文讨论过的战术。

  他怔了怔,平静地宣退了传讯的将士,盯着手中的阵图有些出神。直到眼睛模糊得看不清纸上熟悉的字迹时,他才松开被自己捏皱了的图纸。

  睢阳战败了。

  蛮夷的铁蹄踏破了城门,碾碎了睢阳百姓的血骨,烧杀抢掠,生灵涂炭,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大将军史艳文的尸首被丢下城墙,和那些死在城门外的将士一样,每天被黑鸦啄食,血肉模糊。

  史罗碧深吸口气,一把掀翻了桌案。

 ...

山风(藏史)1

原著属于金光,ooc属于我。
写了才发现藏a太难写了……。
小学生文笔,大概是个中长篇
脑洞天马行空……总之慎看。



  边塞的狂风肆掠呼啸,黄沙漫卷,似是在远方弥漫了一层层薄雾。史艳文眺着一望无垠的沙漠,安静地站在城门前等待着自己将至的宿命。

  “史…史卿,是朕对不起你。”小皇帝红了眼眶,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是他无能,是他懦弱,才会国不敌夷,答应敌国汗王以人质换来一时的苟且偷生。看着眼前面色柔和的人,小皇帝更是哽了一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这个人,绝无一句怨言。

  史艳文淡淡地笑着,抬手轻轻抹去了小皇帝脸颊旁的一滴泪...

仙山重逢

私设一大堆,ooc,文笔非常非常不好。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证明玄黄三乘的友情不是塑料姐妹花QAQ。

  夕阳落霞,余晖残照。

  前方便是通往仙山的路,一条宛如浩瀚星河的虚无之境。这条路,非常君走的很决绝,很义无反顾,这一生生前所做为何,生后需要承担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他不在意,也不想在意,更不屑于在意。

  穿过雄伟的漆金大门,便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非常君向前踏一步,身后的路便崩塌一寸,最后终是虚境闭合,踏入了仙山之地。

  远远地,非常君一眼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好像是等待了很久。或许是许久没有见面了,他竟是稍作一怔方才反应过来,那是谁。...

臨江仙·迴夢采鈴

                       臨江仙·迴夢采鈴

  擷采雲色為氅,抱荷枕蓮做裳。皓腕攜桑采菱女。綰青絲峨峨,凝月白秋霜。

  回首仍是眉黛,盈盈秋水波光。斂眼動容天上泉。裙裾出雲岫,幽蘭黯群芳。

神眷书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私设严重,小学生文笔。
  1.阴阳师的酒吞与大江山的酒吞不同身体共用记忆。
  2.私设黑晴明为须佐之男,晴明为月读命。

  (一)

  丹波之巅,从属于与谢山群的腹中之地,自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伊始便是进出京都的必经之路。

  耸立于缭绕云雾的断峭山仿佛被鬼神利斧直劈而下,巉岩崎岖,陡峭险峻的小路自山腰便曲线蜿蜒而上,而藏匿于其中的则是一座不同寻常的宫城。

  这座庞大的体系不同于唐国宫殿那般对称整齐气势庞然,也不似平安京城那样如同黑白棋盘分划有理。一座座精致而小巧的屋邸参...

只谈情痴,无关风月(源藏)

  一发完结。
  人物属于暴雪,ooc属于我。
  私设严重,小学生文笔。
  私设半藏没有加入守望先锋,而是不停地在外流浪然后客死他乡。

 

  ————传说盛满花瓣的樱花树,亦承载着某个人一生的思念。————

  年久失修的木板踩上去有些摇晃,吱吱呀呀的声音传入耳内令人心生烦躁。他走在荒无生气的长廊上,步伐缓慢,似乎是要将这一生都踩在脚下,留在这被青苔栖居的屋子里。

  源氏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到花村了,在他的哥哥永远地停下流浪的步伐之后,他都没有再回到这个被梦魇萦绕的地方。只是今天有些出乎意料地,似是想追忆...

© 此生不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