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Wie sagt man seinem Schicksal Nein?

Wie kriecht man aus der eignen Haut?

Wie kann man je ein andrer sein?

维也纳只歌颂死人。

最近沉迷于音乐剧,刚刚把德扎补完,太震撼了,眼泪哗啦啦地流,就想写一篇让昱宝演小莫的架空同人。

虽然都表明是架空背景了,觉得不用管那么多现实的人设,但是我还是非常纠结。毕竟音乐剧和歌剧在各种地方都有着天差地别……orz

但是我真的好想昱宝演莫扎特……!!!想象小朋友唱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我可能会兴奋到当场去世(?)

「嘎昱」吃糖(二)

坑王开坑

不上升真人,ooc属于我

剧情架空,全是我乱编

只会谈恋爱的甜文

PS:感觉越来越走all昱向了是怎么回事……我对不起嘎子哥,您下章就出来了。

PPS:各种年龄操作,我问心无愧(?)


  第二天早晨,是贾凡赶到医院将蔡程昱接回了宿舍。


  凡妈妈的外号不是虚传,纵使蔡程昱已经退了高烧,但他还是看着这不省心的小孩吃了药才放下心来。


  “你说你,叫你不要硬撑。要不是好心人把你送到医院,指不准就被谁给拐了!”贾凡头一次这么严肃地同他说话,蔡程昱心里觉得委屈但还是频频点头不敢忤逆。


  突然,他想起什么抬眸问:“凡哥,昨天送我去医院的是...

「嘎昱」吃糖(一)

坑王开坑

不上升真人

剧情架空,全是我乱编

只会谈恋爱的甜文

ps:新欢小哥哥蔡程昱,好想当他的妈妈(不是)


  初次见到那个小孩,是在母校的迎新晚会上,那是阿云嘎从西音毕业后,头一次得空应邀参加母校的宴会。


  而蔡程昱作为大一新生代表,自然要进行开场演讲。


  蔡程昱穿着一身黑西装,黑色的碎发服服帖帖的,白净的脸在橙色暖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柔和,眸子里似乎闪烁着星辰,微微上翘的唇角令人不自觉地心情也跟着变好。


  整场演讲说起来并不冗长,甚至像一场听觉盛宴,一颠常人对演讲的刻板印象。他的嗓音宛如夏天被海风轻拂起的缓浪,柔和地在心中流淌,...

「伯爵天草」恋歌绮谈 一

大正时期,侦探背景。

伯爵:侦探

天草:人形测谎仪

之所以有这个脑洞是因为看了一部漫画,女主的能力就是能够分辨谎言,觉得很有趣,就借用了这个设定。

不会有太多推理和案子,本文初衷就是为了谈恋爱谈恋爱谈恋爱!!(要点三遍论)



  靠近黄昏时分的天空已经被渲染得极为绚烂,相杂在橙与红之间的霞色,伴随着软绵绵的云朵缓缓飘动,在这微显凉寂的秋日里点缀上一份暖意。

  轻缓的微风吹得枯叶窸窣作响,时不时便撩起几片落叶在空中旋舞,最后落到鲜有人迹的水泥路上。这是一条几乎废弃了的官道,被群山所掩盖,又因为很少会有人在这条道上赶路,所以久未修缮连官府也弃之不顾。而正是这样...

hello?李淳风有事吗?

史艳文中心 ‖ 患得患失

应该是史家吧,可能有一点藏史(。)
一家团团圆圆地吃一顿饭多好啊。

  晨来洒露莲盘上,一叶荷晴一叶红。

  风输莲香,树影婆娑。落叶被风摩挲着旋摇而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院子里停伫着几只喜鹊,踩着被风吹落的新叶,一跳一跳地叼了几粒莲子飞跃到树枝上。

  史艳文提着一篮子野菜,推开了摇摇欲坠的木门。

  曾经是武林中心的正气山庄如今已经荒芜不已,年久失修的木门,仿佛稍稍一用力就可以从旋铆上卸下。偌大的屋子空荡荡的,若不是史艳文每日坚持做饭清扫,或许连一点人气也不剩。

  是的,如今的正气山庄,只有史艳文在了。

  史精...

一个小段子,也不知道是史向还是无双向了
微石田三成x丰臣秀吉
我永远爱秀吉大人

  露落露消如吾身,难波旧事亦梦沉。

  血雾布满了双眼,日光凌厉地刺下来,仿佛折磨一般,灼烧着忽明忽暗的视野。觉着眸子有些干涩,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却发现自己已然目不能视。

  他一步一步被推搡着带到了处决台之上。凌乱的发丝毫无章法地贴着伤痕累累的脸颊,关原合战中的伤口尚未完全结痂,有些甚至还淌着血。衣饰尽被污血浸染,在日光的烈烤之下已然变成干黑色。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的人,是曾经丰臣秀吉,无比信赖,待如亲子般的家臣。

  石田三成。...

三猴 ‖ 所思之人

大背景是信协,小背景架空。

故事纯属杜撰,实在没想到居然是听惊鸿一面脑出来的……。

小学生文笔,巨ooc,除了名字一样,看不出和原剧是同一个人ORZ。

大概就是三郎穿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战国时代……呃
文中的猴子脑洞雏形源于葵德川三代里熊猫演的家光23333333

可能就是三郎的快穿之旅(并不)

————————————————————————————————————————————————————————

   “藤吉郎殿下,外面风雪大,属下将障子拉上了。”

  耳旁突然传来乳母熟悉的声音,藤吉郎远眺的目光微微闪烁,不紧不慢地收了回来。他抬头朝着乳母...

  看了司马辽太郎先生的《新史太阁记》真的很喜欢信长送秀吉红罗伞盖的那个部分,于是自己写了一个小段子来YY一下嘿嘿嘿。
  可能是我cp滤镜太过了,就觉得这分明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嘛!!!
  图片是原文,以下是我的YY_(:зゝ∠)_

——————————————————————————————————————————————

  织田信长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要送给猴子红罗伞盖,就必定不会食言。

  出征之日,秀吉列军在安土城外等待信长的检阅。他夹着马肚稳稳坐在鞍上,金盔闪烁着日照之神的光辉,缨辔随风飘扬,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秀吉洋溢着...

© 景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