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护心玉(藏史)

第七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3.be
第一次交作业心慌慌的
总之笔力不行,非常非常难啃……。


  睢阳战败的消息传来时,史罗碧正在军账内研究之前与史艳文讨论过的战术。

  他怔了怔,平静地宣退了传讯的将士,盯着手中的阵图有些出神。直到眼睛模糊得看不清纸上熟悉的字迹时,他才松开被自己捏皱了的图纸。

  睢阳战败了。

  蛮夷的铁蹄踏破了城门,碾碎了睢阳百姓的血骨,烧杀抢掠,生灵涂炭,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大将军史艳文的尸首被丢下城墙,和那些死在城门外的将士一样,每天被黑鸦啄食,血肉模糊。

  史罗碧深吸口气,一把掀翻了桌案。

  桌子倒时发出巨大的声响,摆在桌面上的战报飞的到处都是。看着一地的狼藉,史罗碧张了张嘴,却找不到更多发泄情绪的方式,他只好扶着墙,一只手捂住了眼睛,压抑住从喉咙中滚出的颤抖的气音。

  “小弟……你哭了吗?”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恰恰是在得知此般噩耗之后,再次入耳竟恍若隔世。

  史罗碧猛地转身,那一袭白衣赫然出现在了眼前,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刚想揪住对方衣襟喝声质问,手却扑了个空,直直从胸前穿过:“史狗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史艳文脸上仍挂着一抹淡笑,只是面色苍白得有些不正常,衬着素袍,显得一点也不真实。“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不是吗?至少又见到小弟了…”

  史罗碧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有半年未见了。半年的战火硝烟,将他们隔了好几座城池那么远,半年的飞鸽递信,将寄思于字的信笺堆了好高。半年,竟是如此之久,久到溢满情思的二人,最后阴阳相隔。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史罗碧像是泄气一般:“也就你遇到这种事能如此安然自若了。”

  语甫落,他便摆正了方才被自己掀翻的书案。

  史艳文安静地跟在身后,眉眼间的温柔笑意不禁更甚几分。

  他没有给罗碧说,自己是被万箭穿心,最后被敌国将领从城墙上丢下,如断线风筝一般,摔在了地上,头先着地的疼痛令人无法言喻,即使在当时他早已没有了自己的意识。

  “小弟你打算怎么办?”

  “报仇。”

  这两个字史罗碧说的咬牙切齿,望着他有些颤抖的背影,史艳文缓缓飘上前想要拍拍肩膀安慰一下,却被人一把拥入了怀中。史艳文怔了怔遂又无奈地反抱住对方。

  “切记不可莽撞。”



  出战前罗碧又回到了自己的军帐中,史艳文好像是等了许久,他飘到罗碧面前示意他摊开手心,将自己的护心玉放在了上面。

  “小弟,保重。”

  紧攥着手中的暖玉,史罗碧面容不禁柔和了几分,提枪的身影更坚定了几分。这是最后一战,赌上国亡的最后一战,为身后万千百姓的最后一战,为史艳文复仇的最后一战。

  视线直直钉在自家小弟远去的背影上,史艳文忽地轻笑了一声。

  小弟,活下去。


  战场上军旗猎猎。阵阵擂鼓厚重地敲打在每一个人心上。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赌上性命的一役,此战一败便再无退路。

  将士们英勇异常,在阵阵厮杀中如同嗜血修罗,杀红了双眼。

  敌军似乎是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拼死一搏,一道防线猛然溃塌,顺势接连陷入混乱。

  罗碧乘此大势夹紧马肚,在敌军中如雷霆穿梭。

  眼见着胜利在即,远方传来了沉闷的号角。一支箭矢破空呼啸,划破弥漫的硝烟,对准了罗碧的心脏。罗碧勒马不及,被狠狠刺中。

  “啪嗒。”是玉碎的声音。

  一时间,他好像看到了许多。他看到自己变成了史艳文,面前是诸将残躯堆积成的尸山,他紧紧地攥着手中军旗,满身血污,屹立不倒。他抬头,天空被狼烟缭绕,灰蒙蒙的一片显得压抑不已。而敌军杂踏的马蹄声,如雷震地,朝着这边驶来。

  快跑

  快跑…

  史艳文快跑啊!!

  史罗碧目眦欲裂,可他始终控制不了分毫,只眼睁睁看着从天空中射来的乱箭刺穿这个人的身体。

  手无力的垂下,染血的军旗,依然在血腥味的风中飘扬。

  小弟,活下去。

  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史罗碧好像听到了史艳文的声音。有点虚,有些远,好像下一刻便再也抓不住了。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敲打于房檐,又轻轻滴落在窗台上,窗棂外的桂花被打落得异常凄惨,满地黄蕊,带着雨泥和花瓣的沁香,仿佛溢了满院。

  史罗碧手捏着一块碎掉的玉,紧蹙眉头,望着院落只剩下残叶的桂花树,有些出神。轻轻摩挲着玉佩上零碎的史艳文三字,罗碧收回视线,阖上了窗。身后亦不曾有幽魂跟随。


  小时候,记得也是桂花满香时节,水夫人拉着两个小孩的手在院子里看月亮,石桌上一碟桂花糕,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你们以后都想做什么呀?”

  “我要当大将军!”史艳文抬起头,兴奋地开口,嘴角还沾着桂花糕的渣滓。

  望着史艳文眼中一汪湖蓝,亮晶晶地,仿若揉碎了夜空中的万千星辰,罗碧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看你这么蠢,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保护你好了。”

  “好啊!”史艳文眨了眨眼,然后咧着嘴笑了,弯弯的眸子似一弯缺月,倒映在了罗碧的眸中,心里。

  史罗碧依稀记得,那时的月亮,很圆很圆。也没有如今这般的阴雨连天。

                                                            END

评论(5)
热度(24)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