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百日藏史之二彗星度蜜月

灵感来源:
彗星ハネムーン,あなたとランデヴ
彗星度蜜月,与你幽会
恋しているのさふたり
让我俩来一起堕入爱河吧
愛してモナムール
我所爱的人啊
いっそ、ふたりきり,どっか遠くへいこうか就干脆,两人一起私奔到远处去吧好吗。
《彗星ハネムーン》

  半夜的时针指到了凌晨两点的位置,史艳文睡得迷迷糊糊却被身旁的人摇醒。他缓缓睁开惺忪的眼睛,盯着面前模糊的人影含糊地开口。

  “小弟……?”

  “嘘……。”

  罗碧示意他噤声,轻轻撩开额前的碎发便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这一吻倒是把史艳文的困意一下子给点没了,他这才直起身子,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家小弟一副穿戴整齐的样子。

  “小弟?你要去哪里?”

  “废话那么多干嘛,换衣服!”看着床上的人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罗碧下意识地捂住脸极其不自然地别过头发着牢骚。

  啧,可爱。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突然,史艳文还是没有多问,匆匆换上外套,手就被罗碧紧紧握住。两个人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从房间里出来,猫着背走过三个孩子的房门口,直到玄关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小心翼翼地合上大门,史艳文就被拉着跑下了楼,这种类似日本青春剧的剧本,不禁让他有些失笑。

  接下来不会是在流星底下告白吧?

  这么想着,史艳文就立即推翻了这个想法,且先不说小弟平时就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这么俗套的情节肯定也是不屑一顾的。

  刚一出小区大门,穿过平时走过无数遍的林荫小道来到一座小山旁,山腰上只有大片的草丛,被冷风吹得窸窸窣窣,史艳文这才察觉到什么猛地撞上了罗碧的视线。

  “小弟…你……”他张了张嘴,只觉得自己脸颊微烫,心跳也异常地快。

  “现在是两点十四,还有五秒钟。”罗碧打断他说道。

  五

  彗星度蜜月,与你幽会。

  四

  让我俩来一起堕入爱河。

  三

  我所爱的人。

  二

  就干脆,两人一起私奔到远处去好吗。

  一

  被黑布笼罩的夜空忽然渐起点点繁光,划破寂静的夜幕,一道道银汉迢迢,仿若披着银沙点缀,飞驰而过。

  “小弟!流星……”

  银光辉辉照亮了寂夜,宛若白昼一般。目光落到身旁人的侧脸,罗碧觉得他身上好像镶了一道银晕,整个人都闪闪发亮。

  “小弟你怎么突然…”

  “还记得十岁那年,我被打的那次吗?”

  话刚落音,史艳文就反应了过来,他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你还记得啊……”

  十岁的史艳文还是一个对什么新奇事物都忍不住好奇心的小孩子。那天晚饭,他指着电视上流星雨的新闻,扑闪着大眼睛就望向了史丰洲。而史丰洲则是夹了一大筷青椒放进他碗的里说道。

  “艳文乖,两点十五太晚了。”

  “嗯……”史艳文有些失望地底下头,然后眼眶里含着泪难过地将青椒放进了口中。

  这一幕正好被罗碧看在眼里,他不满地在心底哼了一声,小算盘却噗溜噗溜打了起来。

  当天晚上罗碧便把史艳文从床上拉了下来,牵着还没睡醒的兄长轻手轻脚准备偷溜出去看流星,却被半夜起床上厕所的史丰洲逮了个正着。

  史丰洲眉毛一竖,扯着罗碧就一顿乱打,史艳文则是挡在了罗碧前面哭的稀里哗啦。

  想到这里,史艳文不禁“噗”地笑出了声。

  “笑什么?”

  “没什么,小弟,谢谢你。”

  还是别给小弟说那天他哭的原因是因为青椒太难吃了。史艳文这么想着,握着的双手悄悄十指相扣。

                                                                 END

评论(11)
热度(18)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