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百日藏史之四 画中仙(一)

闭关修炼(不是)
久违了x
这次一定是HEEEEEEEE


  雪,下得很大。

  山隐深处,尽是白茫茫的一片。风一程,雪一程,将枯枝与裸岩掩埋在厚厚的雪堆里。飞鸟绝迹,万山缥缈无声,风毫不留情地刮着,宛如万仞利刀。

  本应该是杳无人烟的空山,却不知何时多了一溜步印,在风与雪的交杂中,在一片荒芜的白雪里,蓦地晃出了一个黑影。

  脚步稳当有力落地无声,很显然,此人是会武功的。一身黑袍猎猎,只是随意披上了一件皮草,活脱脱一副江湖人生的打扮。唯一奇怪的是,他挂在背上小心裹好的锦布里,包的并非戟锏,也非刀剑。

  眼前能看到的路,是无路,能看到的尽头,是无穷。他静静地走着,一吐息便呼了一口白雾,可见这里天气之恶劣。而如此恶劣的气候,依然阻止不了他的脚程。

  “此地风雪甚大,不如先歇歇脚?”

  路过山中一处破庙时,不知是谁打破了平静,温润的声音在呼啸的风雪中显得苍劲无力,但又正好传入武者耳中。

  罗碧思忖了一会,最终还是走进了破庙内,生好柴火,待空气中微生暖意,方才取下背上的锦布一层层剥开。洁白的宣纸缓缓显露出来,乍一看,仿佛比白垢的落雪还要无暇。甫一摊开画卷,水墨好像泼倒一般浮在了空中,接着,一个儒雅的身影便从淡墨之中走了出来。

  “按照这个速度,不日便可抵达玉阳城了。”史艳文说着,原本飘浮在空中的脚缓缓挨了地。

  罗碧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是盯着突跃的焰火说道:“玉阳城是那些迂腐道士的天下,到时候你好自为之。”

  史艳文笑了笑,轻声应和:“嗯,这一路来辛苦你了。”

  这一句话倒是激起了罗碧不好的回忆,一想到自己是被神蛊温皇坑蒙拐骗,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将这轴画送到玉阳城的请求时,罗碧就气不打一处来。

  终于,罗碧将视线移到了这个画魂身上。他想没好气地对它说:你以为我愿意吗。但看到史艳文笑得傻里傻气的脸时,却又一下子泄了气,把头转了回去。

他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把你送到目的地,你我便没有关系了。”

  史艳文听了有些怅然,但也只是稍纵即逝,他没有接话,望着被风吹得摇摇欲坠的木门,在空中回转了几圈便回到了画中:“天色已晚,舟车劳顿,好好休息吧。”

  待罗碧回过神来,空白的画卷上已经有了一个抱着书卷的仕人图。他皱着眉,轻轻抚摸了一下薄纸,与之前不一样的触感让他不禁有些疑惑,问道。“史艳文,你这墨是不是变淡了?”

  “…有吗?兴许是错觉吧。”

  听到史艳文这么肯定的回答,罗碧也就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朔风呼啸,将轻柔的雪吹得宛若利刃纷飞,狠狠地割在木门上。伴随着利风吹撼的声响,罗碧倚着一片草堆阖上了眼。

                                                       TBC

评论(12)
热度(12)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