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

天草是我命

「晏你」记住我(一发完结)

本来打算写长篇的,结果没想到一发完结了……。忍不住先写了结局,然后匆匆补了中间的剧情_(:зゝ∠)_

我流晏华x

答应我看完ps好吗
PS:cp是晏华x女指挥使
         私设女指日本姑娘,叫唐泽茶子
         因为不习惯写第二人称的文,直接叫女指挥使又觉得太奇怪了,所以原创了一个,希望诸君莫要介意_(:зゝ∠)_
          ooc是肯定有的,晏华的性格我有自己的见解,但是有感觉有点偏离游戏设定,所以会有ooc……感觉w。
          若是以上都ojbk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谢谢诸位浪费时间来看我的渣文笔。




(一)


  晏华拿着一摞资料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自安托涅瓦住院之后,中央庭的文件堆得是一天比一天多。虽说新来的指挥使暂时接管了这项烦琐的工作,但相较早已习惯了整理文件的神器使来说速度还是慢了许多。

  看着成山的文件将本来就不算太高的指挥使埋在了里面,晏华一言不发,缓缓地走到了桌前。他这才发现,坐在椅子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阖眼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少女的头小幅度地点着,几缕发丝随着细微的动作从肩上滑落至胸前,身体只坐了椅子三分之一的部分,背好好地挺直着,手上也还捏着干了墨的钢笔,只是双眼合得紧紧的,均匀的呼吸气吐如兰。明明是最不舒服的姿势,但眼前的人却一副睡得很香的样子。

  晏华似乎是暗叹了口气,面无波澜地将资料叠放在桌上,接着食指指节轻轻在桌上叩了叩。

  “呜哇……!”唐泽茶子被吓了一跳,她立马从浅眠中惊醒过来,刚一睁开眸子,晏华没有表情的面孔就豁然映入眼帘。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大脑停止运作了两秒,然后开始飞速运转,晕乎乎地让她有种自己要被烧焦的错觉。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她慌乱地抬手擦了擦嘴角根本不存在的口水,脸憋得通红,连说话也变得有些支支吾吾。“我我……我没有睡!”

  话刚落音,唐泽茶子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晏华敲桌子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叫醒打瞌睡的自己吗?!

  唐泽茶子你是个大笨蛋!居然在神之头脑面前说这么蹩脚到家的谎话……!

  唐泽茶子觉得如果条件满足的话自己应该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才好。她深深地埋着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双手手指因为紧张被自己搅在了一起。她不敢抬头去看晏华的表情,一定很失望……或者觉得自己很没用?明明是非常时期,却在工作期间睡着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

  “欸?”

  唐泽茶子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视线刚与对面的人对上却又下意识地躲到了一边。

  晏华的目光也并没有在这个指挥使身上多停几秒的意思,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坐到了另一处的办公桌旁,像是在解释一般,声线冷硬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起伏。“你也几天没合眼,先去休息。明天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好……晏华你也早点休息。”

  “嗯。”

  得到肯定的回应,唐泽茶子简单问候了一下便离开了办公室,想到对方神之头脑的属性却又忍不住打开了刚被自己关上的门。

  “早点休息!”

  “……。”晏华表示不想理你,并向你翻了个白眼。

  委屈地重新关上门,唐泽茶子这才卸下自己的伪装,她实在是……太累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她还没多走几步就晕倒在了地上。

  就睡一会……一小会就好。




(二)



   再次睁开眼睛时,唐泽茶子看到的是医疗室熟悉的天花板,吊瓶被挂在一旁,一点一点地滴着药水,透明的橡胶细管一路蜿蜒而下,直至扎在自己手背上的针头。

   “茶子!你终于醒了!”珈儿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见病床上的人有了动静,不禁快步上前。

  “珈儿?我怎么……”疑惑地看向床边的人,唐泽茶子眨了眨眼,她记得自己工作的时候打了瞌睡,被晏华叫回宿舍休息,然后……。

  “还不是因为你没日没夜地工作,还好那位晏华大人发现的早才将您送到了这里。我之前就提醒过要注意身体,你看,现在把自己累垮了吧?”珈儿严厉地指责,语气中却透露着掩藏不住的担心,她起身将粥抬到了病床上的人面前,复又说道。“我来的时候正好去拿了一碗粥,哪,补一补吧。”

  “珈儿……这个粥。”唐泽茶子警惕地闭上了嘴,她看了看粥,又看了看面前的少女,然后用无比希冀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

  珈儿的厨艺,她曾有幸领教。所以这粥是否是眼前这个粉发少女做的,这个问题的答案掌握着唐泽茶子的生死……。

  “欸?怎么了吗?我从食堂端来的,你不会是不想吃吧?”

  “没有没有没有!我喝!”

  听到答案,唐泽茶子长舒了口气,然后放心大胆地喝下了这碗粥。

  “食物的味道呜呜呜……实在是太美味了。”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就算是工作也有空闲的时候吧?”

  唐泽茶子的腮帮子塞得满满的,她听到这个疑问自己不禁也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么拼命地去做指挥使以外的工作,是因为责任?还是对安托涅瓦的交待?

  不,都不是。

  “因为……晏华太累了。”她轻启唇,脸颊上带着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红晕。“我想为他多做些什么。”

  珈儿似乎完全感觉不到自家指挥使快要溢满出来的少女情怀,她只是觉得这样乐于助人好像没什么毛病,是一个值得嘉奖的良好行为,于是她抬起手轻轻拍了一下正在发呆的指挥使的头。

  唐泽茶子被拍得满头雾水:???

  笃笃笃。

  “请进。”

  话刚落音,病房的门被利落地推开。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影,唐泽茶子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晏晏……晏华!自…自己刚刚…说的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我没想到自己的威慑力会这么大。”晏华见状,步子只是停顿了一秒,便继续朝床边走过来。

  唐泽茶子紧张的跪坐在床上,拼命给一旁的珈儿使眼色。珈儿成功的意会了指挥使的眼神,朝来者颔了颔首便离开了医疗室。

  不是???!珈儿你会错意了!我让你救我不是让你走!你快回来!

  唐泽茶子无声呐喊尔康手。

  “之前承蒙照顾,我好像添了不少麻烦……嘿嘿。”即使心中再怎么挣扎,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她就当晏华没有听到好了,反正眼前这个人总是把自己藏在内里……。想到这里,唐泽茶子不禁觉得有些委屈,头低了低。

  “不算麻烦,这几天也辛苦你了。”出乎意料地,晏华并没有过多指责,而是公式化的关心了一下病床上的指挥使。在常人看来,这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关心,但传入唐泽茶子耳中,就像透过十万层滤镜完全变了一个味道,宛如一颗糖衣炮弹,猝不及防地在她心上炸开了一朵花。

  “我来是要给你说件事的。”晏华翻看着终端上的情报,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黑门扩大了。”

  “……。”唐泽茶子脸色微变,她这才发现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时钟已经剩下不足两天。马上,中央上空便会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的黑门。

  到那时,就是最终一战。

  但是,“那个人”已经答应了给她一个选择的权利。

  那个被称作「神明」之物。

  所以最后,唐泽茶子选择了自己。

  “我明白了,我会调整好最佳状态的。”她边说着离开了病床,静静地望着黑雾弥漫的窗外。

  “那样是理想情况,不要勉强自己。”晏华陈述着现实,他并不觉得眼前这个根本不会规划时间的指挥使会养足精神投入到战斗中,谁都有极限的时候,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姑娘。

  “我当然知道啦!”感觉自己又被关心了一下的唐泽茶子心情欢快地转了个圈转身笑着看向了身后的人。“晏华,黑门消失之后,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晏华怔了怔,只道少女又在调皮开玩笑,他微阖眼回道。“看情况。”

  唐泽茶子嘴角上扬,用力地点了点头。不拒绝说明还有希望,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迎娶晏华,走上人生巅峰!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出了声,轻快的拍了拍晏华的肩。“那我先去准备啦!”说罢便离开了病房。

  晏华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女离去的背影,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眼中几分复杂,让他看上去更有了一些人的气息。





(三)



  最后一战总是来的如此之快。唐泽茶子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身临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每一次都令人如此之绝望。只是她相信这次,结局一定会有所改变。

  她看着一个个变成活骸的神器使,眼中凄凉无比,心中也悲愤万分。

  等我……

  请等等我……再一会……一会就好。

  终于,黑色的结晶渐渐爬满了晏华的脸庞,他早已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在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陷入黑暗之前他开口道。

  “动手……”话未落音,唐泽茶子打断了他。

  他重新睁开眼睛,瞳孔骤缩,映入眼中的景象让他一时忘记了思考。无数黑雾与结晶好像在寻找什么容器一般,疯狂地唐泽茶子窜进身体里。


  “……你。”晏华张了张口,却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求你……不要忘记我。”

  唐泽茶子忽然开口,冰凉的指尖触碰上脸庞,晏华紧抿着唇,缓缓抬起了手。那个没用又笨的指挥使,像往常那样笑着,如果忽略掉她身体周围浓浓的黑雾,这样的场面便是中央庭再平常不过的一道风景。

  晏华轻覆上唐泽茶子还贴在自己脸上的手,他闭了眼没有说话,泛着紫黑色光芒的结晶慢慢从身上脱落,在空气中随着根本不存在的风渐渐消散,他可以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异样已经消失,对身体的掌控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原本应该活骸化的他,恢复了原样。

  “唐泽茶子。”他忽然开口,冷硬的声线让人听不明白这个名字从他口中到底吐露出了怎样的情感。

  你到底,做了什么。

  唐泽茶子的身体不断地接收着疯狂窜进来的黑雾,如此庞大的容量致使体温骤然降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冰冷,显然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类。

  “对不起…下一个七日,再见吧。”

  晏华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少女笑弯了一双皎洁的眸子,俏皮地在自己的脸颊上留下了一吻,冰冷的呼吸令晏华有些失神,然后慢慢地,少女的身体宛如一列列分解的数据,消失在了空气中。随之一起不见的,还有困扰了人类如此之久的黑门。

  手上的力度不禁紧了几分,本应握在手心的指尖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残留于脸颊的冰凉。

  这样的结局,是应该的结局吗。

  是应该的。晏华在心里说服自己,一向冷静的脑内,不断寻找着一条又一条名为理智的理由。

  “你动摇了。”

  一个女孩从天而降,那是唐泽茶子见过无数回的神明。她睥睨着这一切,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刺穿晏华的身体。

  “你是谁。”晏华重新抬起手中的狙击枪,问道。

  “我想,现在对你最重要的,应该是这个东西。”神明摊开手心,无数晶莹的碎片悬浮在上面,那是轮回了无数个七日的指挥使的记忆。“我答应过唐泽茶子,让她保留记忆,经历一次又一次七日的轮回。”

  她清楚地记得,在某一次唐泽茶子救下安托涅瓦的最后,还是选择了拯救世界。她死死地抓住了对方的肩膀,喝声质问。

  为什么?

  为什么?!

  你明明是如此温柔的一个人!!

  唐泽茶子的眼神中带着常人看不懂的情绪,她麻木地笑着,轻启唇。

  “这是,大家的愿望。”

  啊…………是啊。为了别人的愿望,宁愿舍弃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吗?

  你还真是……温柔得残忍啊。

  那我就让你带着记忆进入无数次轮回!无数次之后,你还会是同样的选择吗,还会同样为了世界这样无私吗,经过无数次的折磨,你还会是你吗。

 

  唐泽茶子……。

  自那以后,神明便注视着带着记忆的唐泽茶子,一次又一次地轮回着七日。经历的越多,失去的越多,想要挽回的就越多。可想而知,如此贪心,失去的便会更多。

  ……啊啊,可你为什么还是如此释然地笑着呢?

  后来,神明发现了唐泽茶子的异样,那是来自于一个名为晏华的神器使的变数。

  少女萌动的春心,总是令人如此动容。

  于是她重新来到了唐泽茶子的面前,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问。

  “你,想救晏华吗?”

  果不其然,她满意地看到了这个看似无私的人类,最自私的一面。

  想。

  我想救晏华。

  我想救他……!!

  我不想再看着他变成活骸了……。

  我不想再这么无能为力了……。

  求你……

  求你了……

 

  求你了……!!

  唐泽茶子痛苦的跪在神明的面前,这个看似乐观积极的指挥使,终于卸下了微笑的伪装,哭倒在了神明脚下。

  后来,神明给了她选择。

  她选择了自己。

  自我毁灭。




  “所以,她是一直这样过下来的么。”

  记忆晶片从手心上渐渐消失,晏华握紧了拳指节微微有些泛白。

  世界可以重构,拥有记忆的却只会是她一个。这样漂泊在同样的世界,一次又一次地接受着挚友,生死之交甚至是暗恋者的陌生眼神。一个本应生活在父母庇佑下的少女,却无数次忍受着这样的孤独,这样的痛苦。

  唐泽茶子,你究竟是怎样一路忍受过来的……?

  神明盯着神之头脑看似冷静的面容,脸上忍不住带了一抹笑,就像唐泽茶子哭倒在她脚下那天那样,她笑着开口了。

   “你也有选择的权利哦。”





  晏华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一抹极红的夕阳透过透明的玻璃窗铺洒下来,连屋内也染就了黄昏的茜色。他手里捏着一叠资料,轻轻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堆成山的文件将办公桌前的指挥使牢牢埋没在了里面。晏华停下动作静静地听了一下,均匀的呼吸便徐徐传入耳中。果不其然,唐泽茶子又睡着了。他也不理会自己为何会想到这个“又”字,只是走到办公桌前,将资料轻放在上面。微风缓缓拂过,吹散了几份文件,轻抚上唐泽茶子的脸庞。

  晏华走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而偷睡的指挥使的身上,不知何时搭了一件浅色的风衣。

  命运的始终,究竟是什么。当不断轮转的时针真正停下之后,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

  神明观望着这一切,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当名为七日的时钟变成了两份,世界又会如何?

  你们的努力,我……会拭目以待。

                                                                    END

评论(2)
热度(23)

© 景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