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看了司马辽太郎先生的《新史太阁记》真的很喜欢信长送秀吉红罗伞盖的那个部分,于是自己写了一个小段子来YY一下嘿嘿嘿。
  可能是我cp滤镜太过了,就觉得这分明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嘛!!!
  图片是原文,以下是我的YY_(:зゝ∠)_



——————————————————————————————————————————————


  织田信长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要送给猴子红罗伞盖,就必定不会食言。

  出征之日,秀吉列军在安土城外等待信长的检阅。他夹着马肚稳稳坐在鞍上,金盔闪烁着日照之神的光辉,缨辔随风飘扬,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秀吉洋溢着一张憨傻的笑脸,仿佛还沉浸在这天赐恩泽之中,仿佛即将要面临的一场恶战,也成为了一个放不上心的问题。

  红罗伞盖。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织田信长亲自承认了,他羽柴秀吉,便是织田家的首席大臣。

  他抬头,一眼便瞧见了信长满意的神情。明明隔得如此之远,他们却能清晰地看见彼此。正如过往的无数岁月,信长看得透秀吉的思绪,秀吉想得透信长的心情。

  于是信长执扇的手往前一挥,羽柴大军便浩浩荡荡地离城而去。

  羽柴秀吉特意回过身,冲着信长使劲挥了挥手。好像此一去并不是征战沙场,而是势必会返程的一次旅行。秀吉眸子弯成了一双月牙,冲着城墙之上的信长说了些什么,却被数千铁蹄洒踏的声音所掩盖,信长听不清楚,他不由得蹙了蹙眉,继而望着城下之人的笑脸,接着,好像一阵清风驶过,送来那猴子依稀的余音。

  信长大人!我一定会回来的!!

  织田信长满意地看着这一切,不住轻笑了一下。他移开视线,望着秀吉身后的红幕伞盖,红罗布短短地垂着,边沿点缀了一个又一个金色的流苏,在众军移动之时婉转飘摇。那一抹红色,宛若是夕阳中的一朵赤云,又似秋色弥漫了山峦的枫红之叶,为这一长条浩威盛大的军队点缀上一柄艳丽夺目的红色。

  “你们看!”

  信长突然朝前方指去,所指之处不是敌国之向,亦不是浩浩荡荡的羽柴军,而是秀吉身后那一柄朱漆伞盖,他让众将往那儿处看去,不知道为何,又突然扬声大笑起来。

  “猴子,已经撑起来了!”

评论(2)
热度(8)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