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信协」苦甜(信猴)

今天开始恋爱三十题之一牵手

  一缕微弱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轻盈地洒在寂静的房间内。昏暗的屋子,在刹那间多了一束突兀的光亮,正好打在床铺间熟睡的人脸上。织田信长被这束阳光照得很不舒服,他蹙了蹙眉,最终妥协地在数次挣扎中睁开了双眼。

  “…………”

  那是一个很不好的梦。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天花板,似乎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脑子里一片混沌。

  梦里的世界充满了鲜血和烈火的味道,无情的火舌不断蔓延着疯狂地往四边乱窜,仿佛要借此身吞噬万物,燃烬整个人间。而他就站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心,静静地盯着面前的武者。

  他觉得心口的鼓动似乎还带了些许无法想象的刺痛,令人一下子喘不来气。

  但他知道,这份疼痛并不是源自这场大火。而是因为站在自己对面的人,那双充斥了仇恨的双眸和指着自己的刀尖。

  他微微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炽灼的热气不断地逼烤着他干涸的喉咙,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想……

  说什么来着……?

  “秀吉!!”

  陷入沉思的织田信长突然惊醒过来,他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就往屋外跑去。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听到隔了两扇门板都还是清晰刺透过来的声音,正在围着围裙做早餐的秀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锅铲都来不及放下,急急忙忙跑出了厨房。

  视野里终于出现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矮小的身影,织田信长放下了不安的心。他看着因为自己的呼唤而走到厨房门口的秀吉,一个箭步冲上前将他抱在怀中。

  “……你突然干嘛?”秀吉被这一抱吓得怔了怔,握着锅铲的手为了不误伤到这个满身散发着委屈的大型不明生物,一直往外僵着。

  “没……”织田信长努了努嘴,原本他并不是这样愿意矫情的人,但是昨夜的梦太让他后怕。

  无论如何,他受不了秀吉用那双清澈的眸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怒火与仇恨。

  秀吉暗自叹了口气,他闭上双眼,另一只闲着的手轻轻地搭在了信长的背上,放轻了声音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一起熬过去的。”

  织田信长闻言闷闷地哼笑了一声,于是揽着怀中人的双臂收得更紧了一些。

  “猴子……”过了良久,信长突然开口。

  “嗯??”

  “什么味?”

  秀吉闻言,不解地皱着眉嗅了嗅。果不其然,空气中明显弥漫着一股糊掉的烟味。羽柴秀吉反应了两秒,然后猛然抬起头,盯着信长的眸子惊恐万状“……我的早餐!!!”

  接着,一锅瓢招呼在信长头上。

  织田信长,爱知县某著名甜食公司总裁,现在正在自家饭桌上,望着糊了一半的鸡蛋,和自己最后的倔强作斗争。

  而他的伴侣,也就是羽柴秀吉先生,正抱着臂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我……”

  “不行。”

  话还未落音就被无情的驳回,织田信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妥协在了秀(lao)吉(po)的威逼没有利诱之下,吃完了一整个烤糊一般的鸡蛋。

  “你好好工作!整天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要是觉得我们的感情有了问题,先问我同不同意!”秀吉没好气地站在玄关前,边说着话边把信长往门外推。“听到没!”

  “嗯。”织田信长认真地点点头。

  将信长送走之后,秀吉靠着门轻轻滑在了地上。

  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在灼烧的烈火之中,双手握着刀柄,指向不远处的那人。

  他从未感受过的情感在胸口汹涌翻滚,好像一层薄薄的纸片将心脏紧紧包裹住,心脏一张一缩,似乎想要破纸而出,但那看似不堪一击的纸片却越来越紧,让他窒息无比。

  后来他反应过来,那张纸名为仇恨,它蒙蔽了自己,将自己的心脏包围得密不透风。

  然后他亲眼看着自己,亲手斩杀了所爱之人。

  “……欸。”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接着,秀吉便惊醒了过来。他无法接受梦中的自己,却又不得不承认梦中的人确实是自己。

  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秀吉长舒口气想要做些事情转换一下心情,却在下一秒一眼瞥到了被遗忘在鞋柜上的便当。

  “啊。”

  时间仿佛停顿三秒。

  “织田信长你这个笨蛋!!”

  羽柴·我一点都不想给那个傻瓜送饭·笨蛋饿不饿肚子关我屁事·秀吉,一脸不情愿且死目地站在某甜品公司楼下踟蹰不前,大楼门口人来人往,所以像他这样一动不动站着就是好久的,俨然成为了保安关注的重点,生怕下一秒他就要从便当盒里拿出一个炸弹。

  所以,他为什么要脑子一热去给自己忘掉便当的人送饭。

  好麻烦啊,他又不是没有钱吃。

  随便打个电话给哪个秘书小姐不就送来了。

  决定了,回去吧。

  “秀吉?”刚准备转身离开的秀吉,立马和刚从大门出来的信长打了一个照面。

  还真他妈巧。秀吉式咬牙切齿

  原本还在疑虑自家家里蹲怎么突然来找自己的织田信长,看到对方手里拿着的东西后顿时恍然大悟。

  “专门来给我送便当的吗?”

  下意识想要否定的秀吉自己反而先愣了一下,他看了看信长又看了看手里的便当盒,意外的率直了一秒,撇撇嘴闷闷开口。“没有下次了。”

  织田信长好像也很意外他的直接,但也只是顿了几秒,然后走上前接过了便当。随即将另一只覆在那双有些肉肉的手上。

  “一起吃吧…”说完就要将秀吉拉走。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织田信长没有回话,只是将牵着的手变为了十指相扣,以示他的坚决。

  秀吉抿了抿唇,也没有再挣扎。耳根染上一片绯红,手指上的力度也不禁紧了几分。

                                                                         
                                                                                END

评论
热度(20)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