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漠尚

尚清华死了。


连魂魄都没有留下,走得一干二净。


所以当漠北君抱着那副空壳时,他是真的满脑空白。


特意准备的留魂锁、引魂石以及以血为媒而画下的转魂阵。


统统没了用。


这样的结局,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除了沈清秋,他紧捏着手中折扇抿嘴不语。


系统告诉他,尚清华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是了,这个地方有千万种留住死去之人魂魄的方法,却奈何不了一缕异世之魂,况且尚清华与天道有关,又怎么可能留得住?


漠北君的时间仿佛已被定格,他紧紧地抱着那具没有了灵魂的躯体,感受着那点残存的温热沉默不语。他本不喜热,但如今他却厌恶寒冷,尤其是感觉到怀中人连方才那少得可怜的温度都溜走以后,他更是蹙紧了眉头。


“咳…如果我有办法让你见到他”


……




沈清秋没有想到,漠北君对尚清华的感情已经到达了这种深挚的程度,自从他说有办法能见到尚清华后,漠北君就再没有停下过寻找的步伐。


日日如此,夜夜如是。


会找到的吧。沈清秋这样想着


会找到的。漠北君秉承着这个信念,一步一步地走入黑暗之中












一阵狂乱的敲门声将正要进入梦乡的尚清华惊醒了过来,他有些不满地甩下枕头,快步走到大门前抓上把手恶狠狠地推开,下一秒,就被拢入一个熟悉而温柔的怀抱。


“大……大大大王…?”


“……”


“大王…?是你吗?!”


“闭嘴。”


听着对方的声音,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涌上心头,漠北君觉得,他第一次尝尽人间百味,大抵是全在这人身上了罢。


感觉到肩头衣料一阵湿润之感,他不可察觉地微微勾起了唇角。


也罢,也好。


为你,千千万万遍。


END

评论(7)
热度(198)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