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知我相思苦【双聂】



迷雾之中,前路茫茫。



聂怀桑独自站在缭绕的浓雾里,一脸呆滞,双目茫然,不知方向。



一直都是这样,他自嘲地笑了笑。



无忧无虑,闲适自得,最后终是陷入乱麻交织的迷宫之中,不断彷徨。



自己这个不争气的样子若是在从前总会有一个人厉声呵斥,将自己从迷茫中骂醒,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护在身后,生怕保护不好受了一点伤。



一时间,聂怀桑回忆起许多,也怀念了许多。



小的时候,自己经常因为害怕而死死地抱着大哥的腿不肯放开,接着就会得到一声声恨铁不成钢的训呵,然后骂着骂着,大哥会抱起还不过腰的自己,给予无声的安慰。



迷雾里,仿佛映出了两道黑影,一高一矮,那道矮影有些畏缩紧张地伸了伸手,却又立马垂了下去,而高的那只影子似乎是发现了身旁的小动作,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只手,有些温柔又有些笨拙地轻轻牵着。



啊……若是梦,就请让他永远地沉睡在这里吧。



聂怀桑看着那两道渐行渐远的黑影,竟忍不住哭了出来。



正踯躅,一双大手重重地压上了他的肩膀,接着又放开,抓住他的手。聂怀桑没有反抗,也不想反抗,任由被拉着往前走,走出迷雾,走出彷徨。



天光乍破,浓雾渐渐散去。堪破雾障照射进来的日光有些异样的耀眼,令聂怀桑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只手是多么地熟悉,顺着看上去,那是一张在心中默记过千万遍的脸。



“大哥…”



“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回去!”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就连呵斥的内容都是如此熟悉。



可,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再也摸不到触不着了。



聂怀桑从梦中惊醒,平复了心情,他抬头望着窗外残月,沉默不语。



明日,便是封棺大典了。


END

评论(5)
热度(113)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