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蓝家有个小九妹【洛冰河×沈九】





夜幕降临,星罗织成天网一片,仿佛笼罩于竹林之上。从远方似乎传来阵阵琴音,穿梭在修长的竹林之中,渐近渐远,久未散去。




沈清秋摇着折扇,这才将抚琴之人仔细打量了一番,既不像自己也不似原身,如果独立于书外自成一体。想到系统发布的任务,他顿了顿,心里有些愧疚。



“你有什么打算?”



琴声如裂帛骤然断开,蓝清九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沉默不语。



“你我也算是有缘,若一时没有定向,就先留在这吧。”



听到对面的人这般慷慨之言,蓝清九笑了一下,七分感激三分暗嘲。




虽说他表面看上去又傻又熊,但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无缘无故救一个倒在路边,半死不活的陌生人,还待他这般好,若说此人无所求,蓝清九只会笑着摇摇头坚定地吐出“不信”二字。




“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了。”




见对方答应,沈清秋也放下心来,估摸着此时洛冰河应该办完事,正在回来的路上,起身叮嘱一番,便匆匆跑了出去。






黑夜,仿若死寂一般,空气中竟含淡淡肃杀之气,暗潮涌动,气虽轻柔却势渐厚重,仿佛下一秒就要吞噬万物,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蓝清九收敛笑意,白皙纤长的手指轻抚弦线,琴声乍破,不似方才弹奏之时那般悦耳,弦与指腹硬生生擦出一声尖锐嘶鸣,无比刺耳。霎那间,一根细长的弦线飞出琴橔,弦头竟狠狠地刺入了远处翠竹之中。




“何方友人,何不出面一叙?”




宛如一粒石子落入死潭,不一会儿便归于寂静。蓝清九屏息而立,不敢放松丝毫。突然,一股劲风扑面打来,似滔滔海潮争先恐后的冲上岸堤。他心中一惊,翻起琴案急速后退,身形矫健如游龙飞鹤,可掌风的劲度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琴音奏出的灵璧被打破,只是一瞬便逼近鼻尖。




蓝清九只好暗捏剑诀。




琴中剑出,冲天贯月。




洛冰河显然没有料到刚才还柔软温和的剑气会骤然变成气势如此澎湃的利刃,他面色晦暗,猛收掌,心魔剑应声出鞘,与击来的剑身重重碰撞在一起,引得两人都是身形一滞。




正当二人打的不可开交时,不知为何,蓝清九的灵力突然滞慢了片刻随即锐减,剑意也瞬间荡然无存,洛冰河看准时机,手抓上人的脖颈狠狠地掐住。




“唔…!你……!”




蓝清九心凉了半截,自己经脉受损,刚才逼出的剑意也是情急之中所得,哪知没撑多久,灵脉阻塞,灵力也一泄而走,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人抓住死穴。他痛苦的攥着那只死掐自己不放的手,口中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双目尽是疑惑与恼怒。




洛冰河手上力道不减,他盯着身下的人,半晌才缓缓开口。



“我在找一个人。”



“我以为我找到了。”



“但是没有。”



意识早已一片混沌,蓝清九根本分辨不出这个满身杀气的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正当他以为自己又要到黄泉路走一遭时,呼吸却畅通了起来,他诧异地将视线投向已经走远的人,待那人背影完完全全融入夜色,他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此人多半有病。




tbc

评论
热度(53)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