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柳→沈) 人何在



上元将至。




一向清静的苍穹山也不得不热闹了一番,各峰都挂上了红灯笼,给墨白墙瓦妆上点彩,远望去,竟如夜空星火,碎碎点点,让苍穹山少了一分神秘,多了几丝人情味。




柳清歌站在清静峰前,领着一干弟子帮忙装饰这座有些荒废了的峰林。




忽然,他停伫在竹林旁的屋舍前,踯躅流连,面色一如既往地冷硬,过了好一会才提起两个大红灯笼往瓦檐上送。




“还好有柳师叔在,不然清静峰就真如其名了。”




宁婴婴笑意难掩,感激地朝柳清歌行了一礼以示谢意,接着又自言自语道。




“唯一可惜的是,师尊和阿洛在外云游,不能一起过元宵。”



颔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柳清歌自然是将少女所言听得一字不落,他身形顿了顿,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最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清静峰。




夜晚,冷风轻轻吹拂而过,撩起一片片败落的残叶,飘零在峰屿之间,似流离失所的无家痴儿,又似逍遥天地的贤人隐士。




柳清歌难得有没回百战峰,而是直径走向了穹顶峰的后山。修仙之人本就什么都远胜于常人,所以纵然后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柳清歌也仍是在林野中穿梭自如。




他只身来到了之前闭关的石室之中,缓缓坐下,阖目,不知是在潜心修炼还是另有所想。




“柳师弟啊,其实,最近师兄闭关多有感悟,想到以前那些事,师兄也是分外惭愧啊。”




“这样吧,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们从此以后携手共进,做一对模范师兄弟,师弟你看如何?”




好。




柳清歌猛地睁开双眼,气息尚有些不稳。




灵脉紊乱,久难平静。是走火入魔的预兆。




双手握拳,掌心生生被掐得渗出了血。柳清歌背靠着冰冷的石壁自嘲般哼笑一声。



上元已至。




十二峰峰主齐聚穹顶峰庆贺,百战峰峰主缺席,其妹柳溟烟代位。




而当日,沈清秋与洛冰河应邀而至,两人还是像往常那般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恩爱不已。




“这么大的日子,怎么不见柳师弟?”沈清秋轻咳一声,扫视一圈才察觉少了一人。




“兄长闭关修炼,不宜出面。”柳溟烟回答。




“唉,这柳师弟怎么还是如此,你可别学他。”沈清秋似笑非笑地感慨,接着又将话头引向了身旁一直拉着自己不放的人。




“嗯。”洛冰河笑言。“都听师尊的。”




四目相对,温柔得仿佛要融化彼此。




柳溟烟看着二人,默默敛眸抿了抿嘴。



幸好…没来。



上元已过。



苍穹山依旧热闹不减。




而穹顶峰后山却是幽静无比,宛若死寂。




天,休使圆蟾照客眠。



人何在,桂影自婵娟。


END

评论(12)
热度(57)
  1. 与君书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转载了此文字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