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蓝家有个小九妹【冰哥×沈九】




沈清秋默然地看着“任务完成进度10%”几个字,心中一片唏嘘。


从蓝清九的言语之中可以了解到,他已经恢复了一点记忆,而且还是被削成人棍的那一部分……


说好的恢复记忆从小开始呢?!

系统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虽然沈九小时候过得也很凄惨……

但是总比容易吓到小孩子的人棍好吧?!


想到蓝清九复述时望向自己的眼神,沈清秋顿时觉得母性荷尔蒙激增而又愧疚无比。


等等。为什么系统的锅他要背。_( :3」∠ )_


好在这孩子的接受能力很强大,而且也没有意识到那个被整得很惨的人就是他自己,所以没过几天又开始活蹦乱跳……的了。


“这么活泼的师尊还是第一次见。”洛冰河笑着看向倒挂在屋梁上看书的蓝清九,将两盘菜搁在了桌上。


然后得到了沈清秋的一记眼刀。


说起来也是奇怪,之前蓝清九刚醒来时看见洛冰河便立马露出恐惧的神色,使得沈清秋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梗概,却又百思不得其解。


冰哥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沈九死了他也不肯放过,还要追着人家转世报复吗?

他有病?


想到原著洛冰河那个杳无人性,睚眦必加倍还报的性子,沈清秋默然。


好吧他真的有病。

还病的不轻。




其实‘洛冰河’是落荒而逃的。


他无法忍受那样陌生的眼神,所以当那道充满疑惑与骇然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洛冰河’慌了。


所有人都可以忘记我不认得我,沈清秋,唯独你不行!!!


脑子里这样叫嚣着,松开紧紧掐着对方脖颈的手,慌忙逃走。


‘洛冰河’总认为他应该明白些什么,但又下意识地不想面对。他狂傲了半辈子,手刃仇敌,称霸人魔两界,后宫佳丽千千万,他是唯一有资格睥睨天下的人。


他不想后悔,后悔是什么意思他根本就不想知道,所以对时不时突然冒出的异样之感终究没有刨根究底。


直到被自己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沈清秋彻底断气之后,‘洛冰河’才惊觉有什么东西变了质,他不知所措的用尽办法想要将对方救活。


为什么?


脑海里有个声音这样问道。


为什么?


他一遍又一遍地反问自己。


沈清秋不能死。



沈清秋凭什么死?!


在他可以毫无顾虑地说出那句话之前,沈清秋怎么可以死?!



可沈清秋终归是救不活了。


——————————————————


过了几天安安稳稳的日子,一转眼便到了乞巧节。原本不想下山的沈清秋终熬不过一哭包一熊烦的拉扯,最后还是去山脚镇上的花灯会凑了热闹。


一路上,蓝清九始终一副好奇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初出山还没见过世面小道士,到处张望。


“你以前都没见过这种场面?”


“除特殊情况,蓝家弟子不准随意外出。”蓝清九背着琴小小地撇了撇嘴。


沈清秋有些同情地盯着对方,随手给他买了串糖葫芦。另一处的洛冰河也从小贩那里走了回来,手里还多了三盏花灯,他讲其中两盏分别递给二人,随即又牵起沈清秋的手问道。


“师尊,我们一起去放花灯可好?”


……你知不知道你越来越少女了。


最终,沈清秋还是被洛冰河拉走了,蓝清九表示不想被驴踢也就没跟上去。


看着二人的背影愈渐消失,蓝清九抱着花灯有些郁闷地在拥挤的人潮中徐行,嘴里叼着串糖葫芦,好奇地东张西望。


一个身影忽的撞进他的视线范围之内,蓝清九僵住了身子,口中的半个山楂也掉在了地上,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抬起步子就往这边走来。


对方每走一步,蓝清九就多紧张一分,脖子就多一分痛楚,连逃跑都忘得一干二净,吞吞口水,只见蓝清九又咬了颗山楂。


压了压惊。


……


为什么压惊要吃一口糖葫芦啊摔!!


九妹,你重点不对吧。


tbc






评论(6)
热度(50)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