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双道长]微酣小记——似是故人归

       bgm:云の泣-红梅白雪知

                                             ————记·宋子琛

  执剑,走过了暮色天涯,祛尘,越过了峰屿山川。

  或是他眉目清冷,双眸霜寒,伫立旧时新雪,不见故人归来,却知故人魂在。

  故事开头得太好,结局往往也就不尽人意,就像昙花一束,转瞬一眼,开了就开了,败了,也只能败了。

  曾与故人斟茶酣饮,扫过剑刃寒雪,唯见那眸倾含笑,温暖了天、地,似乎还暖化了一笔傲雪凌霜。

  只是不曾有人深思,深思那抹暖意为何轻而易举,便恻动人心,只是有人,或彷徨,或徘徊于世,或辗转日夜,尘间流离。

  生年不满百,何谈千岁忧。他生年已然满百,却忧人、忧心、忧思、忧念、忧清风明月。

  时间,流逝得太快,蓦然回首,往事依稀,如今已经过去太长太长,而他也已然忘记,自己生为何?生何来?生何在?

  只是双目流转寻觅不曾闭阖,双足踏地追逐不曾停驻。

  生途的尽头,他借着他的眼,看到了春风缕缕,随之而来的,是刺骨冰寒。

 
  身体,早已支离破碎;意识,也模糊不清。手上力道却不曾放松,直到僵硬也紧握着那锦囊,与片片碎魂。


  情寿目难看,意深口难言。霜华无踪见拂雪,一笔墨痕,寂然静候,远方故人,仗剑归来。

评论(3)
热度(17)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