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

天草是我命

神眷书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私设严重,小学生文笔。
  1.阴阳师的酒吞与大江山的酒吞不同身体共用记忆。
  2.私设黑晴明为须佐之男,晴明为月读命。

  (一)

  丹波之巅,从属于与谢山群的腹中之地,自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伊始便是进出京都的必经之路。

  耸立于缭绕云雾的断峭山仿佛被鬼神利斧直劈而下,巉岩崎岖,陡峭险峻的小路自山腰便曲线蜿蜒而上,而藏匿于其中的则是一座不同寻常的宫城。

  这座庞大的体系不同于唐国宫殿那般对称整齐气势庞然,也不似平安京城那样如同黑白棋盘分划有理。一座座精致而小巧的屋邸参差错落在峭壁突出的岩石之上,视线缓缓往上移,坐落于顶处的贝阙珠宫毫无疑问是众宫之首。

  那宫阙宛如天外飞石突兀立于顶峰,其壮阔之势正应得那句“层台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这个宫殿的主人便是那在人界臭名昭著的大妖怪————酒吞童子。

  此时已入深秋,整座山无一例外地被凉风染成了秋黄之色。静谧的宫殿,仿佛多年无人问津,寒风瑟瑟,鬼旗猎猎。而那君临妖界的鬼王正坐于雕镂靠榻上小憩。

  “酒吞……酒吞……?”

  几乎是不耐烦地瞪开了双眼,酒吞童子看着一张映入眼中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一下子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不是大江山。

  身为鬼王的他只是稍作一怔便适应了这个变化,进而想起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近日他连夜入梦,莫名其妙地和安倍晴明结下契约成为了他的式神。而不论是妖力还是号召力都应在妖界之首的他却只剩下微弱的力量,还要靠其它妖怪的帮助才会慢慢变强。

  刚开始,酒吞童子自然是焦躁不已,后来慢慢地也就适应了这个无厘头的梦。虽然偶尔会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处梦中。

  “怎么了吗?最近看你总是发呆。”晴明略有些担心地看着这个刚来没多久还是少年模样的鬼王,折扇虚合抵在了唇边。

  “啧,本大爷在想事情。”

  关于安倍晴明,酒吞在现实其实是见过的,因为立场的对立二人也交过几次手,所以他可以肯定,如今陪在自己身边的安倍晴明和现实里的绝对不是一个人。

  “好了,今天带姑姑去打了御魂,你看看合不合适?”

  烦躁地撇开搭在自己头顶的手,忽地对上晴明清澈的眸子,酒吞这才反应过来,相比之前的弱鸡样,好像确实厉害了不少。

  “啧……谢、谢了。”

  看着酒吞别扭的样子,晴明不禁弯眸轻笑了一声,将折扇抚开,遂而望着庭院硕大的樱树,眸色转而变得担忧起来,他双唇开阖翕动,似是在对酒吞嘱咐些什么。

  “你说什……”

  么。

  醒了。酒吞看着熟悉的寝宫,不禁烦躁起来,脑海里尽是梦醒之前安倍晴明的叮嘱。

  会是,什么…?

  再一日的夜晚,酒吞与往常无异又入了梦,而当他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几个式神围在一起面色凝重。

  “酒吞。”最先开口的是寮里的家长担当——姑获鸟“晴明大人,消失了。”

  “你说……”酒吞过了好一会才消化掉方才姑获鸟说的话,不知为何心下怒意纵生他猛地揪住了这只鸟妖的衣领“你给本大爷再说一遍!?”

  “酒吞童子,冷静!先听姑获鸟说完,现在不能窝里横,难道你想让晴明大人失望吗?!”一目连见状忙拦住了他。

  “嘁。”

  “这也正常,是我没有保护好晴明大人……”姑获鸟自责地垂下了眸子“是我……没有发现八岐大蛇的妖气变异,竟微有…须佐之力。”她复杂而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羽翼丰满的翅膀蜷缩在了一起。

  “什……么?”这次却是一目连愣在了原地。

  “一目连大人,怎么了吗?”小鹿男问道。

  “古事记有载,当年伊奘诺尊因亡妻全身溃烂而恶心畏怕,为躲避其追杀连日出逃,在阿波岐原清洗身体时生出诸神,而其三大贵子,便是从其三窍流出,分别是天照大神,月读命以及须佐之男。”

  “你的意思是,须佐之力是神力?”酒吞接问。

  一目连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可是我却记得须佐之男被放逐出云时不是将八岐大蛇斩杀了吗?又怎么会让这害物窥得须佐之力?”青行灯难得地没有坐在浮灯上,她静静地站着,等候那堕落成大妖的神明再度开口。

  “这就是问题所在。”一目连起身,抱臂走到了庭院前的樱树下,似是回忆又好像是在惋惜“当年须佐之男发现天丛云并斩杀八岐大蛇之后就从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我怀疑八岐大蛇的复活定与须佐之男关系密切,晴明大人兴许就是为了查明此事才被那畜生……。”

  话挑明到这份上,所有人都不言而喻。一时间,整个阴阳寮竟又变得幽寂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把他找回来。怎么……不敢?”第一个打破这诡异的平静的竟是酒吞,他猛地拍案而起,视线将所有聚集在一起的式神都扫了一遍,眸子里似是满含挑衅的意味。

  “正有此意。”第一个回应他的是最先开始自责的姑获鸟。

  渐渐地,寮中又变得热闹起来,连一些力量小打微不足道的小妖也同样为寻找自家阴阳师大人而忙碌着。

  这,兴许就是魅力吧。酒吞阖眼,唇角稍有上扬,他倒是开始有些觉得,这个梦很有趣了。

                                                                        TBC.

评论(2)
热度(18)

© 景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