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望穿断雁悲欢,蓑衣渡江,心怀澄澈愿人向善。美艳斯文,孤身幽寂皑皑,故人何时踏雪还。

一个小段子,也不知道是史向还是无双向了
微石田三成x丰臣秀吉
我永远爱秀吉大人

  露落露消如吾身,难波旧事亦梦沉。

  血雾布满了双眼,日光凌厉地刺下来,仿佛折磨一般,灼烧着忽明忽暗的视野。觉着眸子有些干涩,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却发现自己已然目不能视。

  他一步一步被推搡着带到了处决台之上。凌乱的发丝毫无章法地贴着伤痕累累的脸颊,关原合战中的伤口尚未完全结痂,有些甚至还淌着血。衣饰尽被污血浸染,在日光的烈烤之下已然变成干黑色。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的人,是曾经丰臣秀吉,无比信赖,待如亲子般的家臣。

  石田三成。

  他不应该在这里。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石田三成脑海里却只想着这么一句话。

  他不应该在这里。

  他应该在关原,陪同被德川家康一并击破的西军,永远埋葬在那一片决战的土地。他应该紧紧地握着丰臣家的旗帜,朝着日出之地,秉着不屈之勇屹立不倒。他更应该,继承秀吉大人的遗志,让丰臣家的家徽,深深烙印入这片大地。

  可是……

  一切,都如同一场笑话。

  来得不易,却消逝得如此轻而易举。

  “三成殿下,失礼了。”

  话音刚落,石田三成能够听到耳旁的风声。那是大刀抡起时,夹杂着万千人血的风声。

  手起,刀落。

  一颗人头,咕噜咕噜滚到了地上。

  一切骤然停止,浮躁的竹叶猛然掉落下来,伴着萧瑟的风,一齐卷入旋涡之中。

  也就在那一瞬间,石田三成忽地睁开了双眼。讶然之余,眼前所见到的却是比自己死后还能思考更加震惊的情景。

  绚烂的樱花挂满了枝头,微风稍稍拂过,便带着无数脆弱的花瓣不停地打着转,零零碎碎飘落下来。

  而秀吉大人就这么伫立在他的面前,踮起了脚,将掌心轻抚在他的发顶。

  “安安心心睡一觉吧,三成。一觉醒来,天下就太平了。”

“嗯……”石田三成总觉得自己是哭了,熟悉的声音再次环绕于耳畔,是曾经无法想象的奢望。他怔怔地盯着面前的人,过了好半晌方才闭上眼。“好的,秀吉大人”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评论
热度(5)

© 景庄_发出想搞史爸的声音 | Powered by LOFTER